logo
 敬請登入支持
帳號:

密碼:


遺失密碼嗎?

何不馬上註冊!
 主選單
 搜尋本網站

進階搜尋
 誰在線上
線上目前共48
(19人在瀏覽自由討論區)

會員: 0
訪客: 48

尚有...
 青韻廿周年特刊重溫
 青韻二十五周年紀念網頁
 聽我彈結他
 有用舊版資訊
舊版青韻民歌網


從01.06.2000以來的訪客
討論區主頁
   粵講粵樂
     黃霑先生博士學位論文(5)- 22
無發表權

樹狀顯示 |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| 下一個主題 | 頁尾
發表者 討論內容
xxkai
發表時間: 2012-11-14 03:35
開始0係青韻的常客喇。
註冊日: 2010-05-13
來自:
發表數: 160
黃霑先生博士學位論文(5)- 22
粵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 -(5)《 結 論 》

雖然,正如威廉士所說﹕「文化本是渾閒事」。生活的積累、沉澱與昇華,透過時間的過濾,不知不覺,就蛻變成文化。但文化研究,卻從來不是單一的學科,涉及的不同學問太廣泛。社會學、政治學、人類學、心理學、經濟學、歷史學等等,幾乎都有關連。在博士課程短短幾年中,把香港流行音樂的種種元素,逐一作詳細分析,是件本文作者知識,學養,精力都不逮的事,因此只能作個概括的研究,未能十分深入。好像,幾齣和流行歌曲關係頗密切的舞台音樂劇,如潘廸華的《白孃孃》,


曲 : 顧嘉輝 / 詞 : 黃霑

甚麼是情 甚麼是愛 為甚麼愛會變成害
我愛你變了害你 萬種恩情變禍災
甚麼是好 甚麼是歹 為甚麼好會變成歹
我愛你變了害你 千番好意竟成歪
*難道世間真是苦海 三頭六臂跳不出來
*難道人生只有悲哀 千恩萬愛都不存在
我沒有恨 我只有愛 為甚麼偏會把你害
我愛你變成害你 早知害你我不愛
*難道世間真是孽海 神仙也是跳不出來
*難道人生只有黑暗 光明永遠都不存在
我沒有恨 我只有愛 為甚麼恨來愛不來
我愛你變了害你 早知害你我不愛

羅文的《白蛇傳》,《柳毅傳書》,

1982《白蛇傳》舞台劇
羅文:許仙、 汪明荃:白娘子

男﹕好恩緣今朝訂,女﹕痴心願今宵傾。男﹕愛是線、女﹕心是針、
合﹕織下恩愛情。
男﹕編綉好夢,女﹕滋潤心靈。男﹕我以千樣愛、女﹕我以千重義、
合﹕為情似金堅保証。
男﹕痴痴,對月共誓。女﹕生生、與君同命。
男﹕永相聚、女﹕永同伴、男﹕永分樂、女﹕永共苦、
合﹕天天像影隨形。
男﹕好姻緣三生訂,女﹕痴心願今生傾。男﹕愛換愛、女﹕心連心、
合﹕聲同聲相應。
女﹕不悔痴夢,男﹕不負妳情。女﹕我以千年愛,男﹕我以千重義,
合﹕今天美夢來証。

1984《柳毅傳書》舞台劇
羅文: 柳毅、歐陽珮珊: 龍女三娘


張學友的《雪狼湖》都未有觸及。



















流行曲歌迷的分析,也只是採取現成的文字資料,稍加訪問印證,而沒有作詳細的深入調查。又如旋律分析,因為難找出一套公認的標準,所以只能籠統而簡略地用一些比較普通的分析方法,拿兩三首歌曲研究。這都是本文的缺失,令作者汗顏。希望後來人可以用更嚴密的方法,來彌補作者這方面的不足。至於此地音樂工業運作,如唱片公司高層和傳媒個別人士有過份密切的交往,酬酢頻密,是否會影響流行榜上排位的問題,本文作者雖然在訪問的時候,察覺了不少蛛絲馬跡,但卻因為難以作實在的查証,故此在執筆時,決定不加討論。另外,九十年代詞人多了一批同性戀人士進入行列,作者有理由相信,香港流行曲詞詞風突變,與此有關。但作者沒有足夠的心理學訓練,來作這方面的分析,所以唯有不觸及這個問題。

本文很多地方,都是作者的主觀論調。不過,主觀的基礎,是客觀的事實和數據。本文作者由1953年左右就開始參與香港流行音樂的製作。可說親身經歷了各時期的轉變。眼看香港音樂由盛而衰,心情沉重;希望這篇缺失仍多的論文,可以拋磚引玉,令香港流行音樂從了解自己開始,探索到可以向前的路徑。

A) 一代一聲音

本來,每個時代,都有自己的聲音,唐詩宋詞元曲清劇,民國時代曲到香港流行音樂,能廣泛流傳,受到當時的人欣賞傳誦,必然因為這些聲音,觸動了時人心弦,引起了並鳴,而且獲得廣泛回響。香港流行曲是個異數。因為歷史遺留的現實,地理環境的配合,經濟條件的繁榮,政治因素的因緣際會,和人才的巧合匯聚,滋生了這種揉合中西音樂元素,承先啟後的現代聲音。香港的普及文化,如電影、電視,及時地扶掖了港歌的興起與傳播,令其影響力遍及地球遠方角落,創造了劃時代的普及文化高峰。

可惜的是時代過去,聲音會隨時間湮沒,除了存在人們的記憶和幾張塵封的唱片堙A下一代未必再有人惹起共鳴了。劉靖之教授在「香港中樂團」2003年3月主辦的「探討中國音樂在現代生存環境及發展」座談會上答問說﹕「香港的領導地位,經濟的,人文的(註:人文,即人類文化中的先進部分和核心部分,先進的價值觀及其規範。其集中體現是,重視人,尊重人,關心人愛護人),音樂也隨之而升降。影響無遠弗屆與影響微乎其微,與香港整體有關。」談的雖是中國音樂,但挪用過來描述香港流行音樂,也十分適當。香港將來流行音樂如何,要看香港整體。整體升,就有復甦機會,否則,機會就少了。香港回歸中國,雖說是「特別行政區」,實際上已成中國的另一城市,港人的獨特個性已經逐漸消失。以後只能變成「大中華」隊伍的一員,偶然獨唱,也會是大合唱中的單一環節而已。

B) 普通話市場

香港流行曲,用的演唱語言是方言粵語,這個特色,令香港流行曲,有了獨特性格,卻也嚴重地規限了其發展。雖然以前有過香港粵語流行曲在「非粵語地區」流行過的紀錄。但那到底是一個畸形和不合常理的現象,時候一長,好奇一過,這種不合理情況就會消滅。粵語只是方言,一出粵語地區如兩廣,就難以和全國各地的同胞溝通。在從前日子,大陸封閉而香港獨旺,促成粵語文化在全球華人社會活躍。但隨着中國繼續開放,香港完全失去從前優勢。社會學者更斯(Herbert Gans)認為,無論精英或普及文化作者,創作過程都是面對某些觀眾的。換言之,以享用作品的人作為創作對象。更斯在70年代提出「口味文化」(taste culture)的概念,認為文化必須表達觀眾階層特有的價值取向與審美標準。一切跡象顯示,只有能夠再度進入中國的普通話市場,香港流行音樂才可以再有起色。而香港流行音樂人,在能夠充份把握大陸同胞特有的價值取向和審美標準之前,希望在中國大陸再度吸引同胞只是妄想而已。今天不少香港現役流行音樂人,連用普通話溝通的基本技巧,都未能充份掌握,更遑論靈巧活用在創作中了。

至於粵語流行曲沒落的趨勢,限於環境,已難望再有奇蹟出現。也許粵語流行曲不會完全消失,有兩廣和新、馬等地區的廣府話人士支持,可能仍然保留着一定程度的存在。就像台灣厲行國語教育多年,台語閩南方言仍然興旺一樣。又或者,像一切普及文化,經過時間沖洗,會進入殿堂,成為古董式的「精英文化」,就像粵劇,在高級文化場所,變成中國曲藝來演出。

本文作者執筆的時候,時常翻聽這數十年的港產音樂聲音,感覺有時如在昨日,有時卻也恍如隔世。也許,能在這幾十年,親逢其會,作為聽眾,作為作者,作為研究人,投入其中,已算有幸。正像羅文1978年唱的《強人》結句一樣﹕「莫記此中得失,不記恨愛相纏,只記共你當年,曾經相識過﹗」

強人 (1978年電視劇《強人》主題曲)
演唱 : 羅文 / 作曲 : 顧嘉煇 / 填詞 : 黃霑

是與非 如何分對錯
恨與哀 誰人解因果
敵友之間紛爭 難為彼我
恨愛可有界線 同是分不清楚
看世間 成敗轉眼就過
弱者 強人都犧牲多
莫記此中得失 不記恨愛相纏
只記共你當年 曾經相識過

copyright:本論文一切版權原作者及其取得學位之大學
樹狀顯示 |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| 下一個主題 |

無發表權
 
Powered by 青韻民歌網 © 2000-2021